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等待我的緣人

也許是該淡定從容的年齡了,可是面對蒼白平淡的日子,內心一直不能寧靜。曾經滄海難為水,經歷過炫麗多彩的歲月很難捨掉已入骨三分的浮躁;曾經愛欲橫流就很難平平淡淡……一支煙只能換來短暫的沉思,卻依然換不來內心的寧靜……一杯酒只能換來心情的孤獨,卻依然換不來久別的甜蜜.......
  
秋天的愛如同秋季美麗,稍縱即逝的甘甜沒來得及珍藏,轉眼即冬的寒風吹的了無踪影!厚重棉衣裹的再緊也溫暖不內心傷痛,從眼角流下的不是晶瑩的淚水,那是漫溢的思念與回憶。
  
世界的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愛到痴迷,卻不能說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不能說我愛你,而是想你痛徹心脾,卻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不能說我想你,而是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曾經的我天真的以為不管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有多長多遠,感情一定會恆久不變,因為愛是沒有理由的……但是現在看來我錯了,錯在對愛的理解太膚淺了。記得有位朋友告訴我,愛情是一瞬間的,只有感情是永久的。愛情是兩個人之間激烈碰撞所產生的火花,而感情是平平淡淡一輩子的磨合。我相信每一個愛過的人都有感觸吧,當激情退卻的時候,就只剩離歌了……
  
頹廢了很長時間之後,發現自己慢慢的明白了些什麼,愛情給的唯一的東西就是背叛,無情的背叛,曾經那麼相愛的兩個人,轉眼陌路,留下的是殘缺不全的記憶和心痛;但如果少了愛情,又怎麼能學會堅強,又怎麼能走向成熟?離開不全是壞事,雨過總會天晴的。 ­
  
相遇是一種緣,相識,相戀更是一種緣。緣起而聚,緣盡而散;曾經的我喜歡這麼一首詩:若說無緣,緣何相聚;若說有緣,緣盡何生?是啊,我的有緣人在哪裡?我相信我會等到的,我也相信那不叫愛……
  
夜,還是那麼的迷人,夜生活,還是那麼的豐富精彩;頹廢的我仰望著夜空的繁星,點燃最後一支香煙,輕聲的告訴自己:睡吧。 ­

cheap ugg boots/p>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八月的心情

八月的心情漸漸趨於平靜,今秋的第一天便給人們帶來了涼意。我斜躺在鞦韆上,兩隻腳掛在椅子背上慢慢的搖晃,靜靜地看著小說。每天晚飯後總照例要來這坐坐,鞦韆如扁舟般隨意蕩漾,默默地享受這一份寧靜的愜意。晚飯後的村子已經很少有夏天的暑氣,儘管知了照常地叫著,卻不會讓人有一絲煩躁。村里幾個小孩吃完飯紛紛來到操場上嬉戲,偶有幾個小孩繞著鞦韆追逐,灑下一路的歡聲笑語。漸漸的,幾個孩子停下了腳步,斜著腦袋好奇地上下打量我。我善意地沖他們微笑,又埋頭看起了小說。也許是覺得我並無惡意,一個膽大的孩子繞到了我背後,也爬上了鞦韆,偷偷瞄著我的手機,後來竟趴在了我背上,幾個小孩也慢慢爬了上來,饒有興趣地問我在幹什麼。慢慢的周圍的小孩子也跑了過來,幾個人推起了鞦韆,於是鞦韆越盪越高。

也許是很久沒回家了,這幫六七歲的孩子早已不認得我了。我們饒有興趣地相互觀望,誰都沒打擾誰。我照例看小說,他們照例爬上爬下,玩個不亦樂乎。如果哪天他們突然發現某某任課老師曾和他們一起盪過鞦韆會有怎樣的表情?我惡意地想著。

夏天的雨像是一場艷遇,它總會在不經意間與你相遇,使你措手不及。先是點點滴滴的小雨,琳琳細細地下著,人們並沒有躲閃,孩子們也跑得更歡了。轉而大雨磅礴而下,人們四處躲雨,孩子也在大人的呼喚聲中躲進了屋子。村子又陷入了寂靜中,唯有雨點擊打萬物的聲音,天色也突然暗了下來,不遠處的山色開始朦朧,透出濃濃的霧氣。雨越下越大,屋簷上垂下了銀色的水簾,外面的世界變得迷離。

夏天的雨來得快去得也快,雨驟然停止。這厚厚的水簾是關不住孩子的,全一股腦地又回到了操場上,跳得更歡了。

我喜歡走路,一個人或者兩個人,這一習慣一直從大學延續到了現在,總喜歡漫步悠長的小道,捏一片香樟葉,折成對半放在鼻子下貪婪地吮吸,濃郁的香氣會讓人心頭一顫,既然慢慢平靜。穿著拖鞋,邁著誇張的外八字,兩隻雙手舞成了圈兒,在回家的道上,只有我一人,於是我忘乎所以,不亦樂乎。

這種平靜的生活,過得倒是愜意。

安六公路|秋雨中行進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八月,深夏的季節

已是八月,深夏的季節。

而關於季節,夏天我是十分歡喜的,那總使我能覺察到一絲絲明媚的質感,細嗅到一股繁盛流放的氣息,塵世煙火的味道。儘管我仍依戀於一盞燈下的溫暖。

晚上和女兒散步,一路上她的小手緊緊牽著我的胳膊,走到哪裡也不願放開,不停和我說著細細碎碎的話,我聽著,應著。並藉此希望和她叨絮一些心裡話,告訴她一些日常生活的道理,我始終認為孩子的世界是需要父母的直接介入並逐步引導的。她的世界與我們會有距離感,卻不要有深度的隔閡。所以我和女兒之間的溝通常常擁有許多途徑,比會一起去圖書館看書,一起看一部電影,平時和她輕鬆的說笑話,談天說地。

走著走著,公園河邊一排排整齊,青翠的綠樹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湊近上前,在路燈的輝映下凝視著一簇簇綠葉,心裡無比的喜愛,那抹綠實在是乾淨的讓人不知用什麼詞語去表達,才能貼近葉子的一寸呼吸。

我叫來一旁的女兒,問她,你看這樹長得多好看,喜歡不?她說,是很好看啊。

可是在那一瞬間,我捕捉到她臉上突然若有所思的表情,我又問她,想什麼呢?

媽媽,你想我們此時眼裡看到的,小到一草一木,大到遠處的橋樑和樓房,很多年後,還會在這裡嗎?很多事物都不可能永遠存在的。

她的話音剛落,我的心霎時像是有無數車輛穿行的囂響,許久不能平息下來。這些沒來由的心理活動,曾不止一次的在我的思想河流裡奔瀉而過,一會激起浪花,一會拍打河岸,一會又漸漸恢復安靜。而這一刻從孩子口裡聽到,我有種心事被洞曉的欣慰,更充滿了對孩子擁有這份善思品性的欣賞。

回去的路上,我沒有說話,我只更攥緊了女兒的手,手心的溫度一直溫溫的濡熱。

Wedding Photo|cheap ugg boots


Profile

amy

Author:amy
Welcome to FC2

Latest journal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