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再見,童年的遊樂場! 

坐在T6786次城際列車上,望著窗外飛逝的風景,緬懷我逝去的青春,我感慨萬千……
  
時間如白駒過隙,人生猶如曇花一現,我成長的腳印也被歲月的風吹得蕩然無存了,就連那個見證著我童年美好的記憶勝似人間天堂的遊樂場也被那些所謂的工人們以促進經濟發展為由用那巨型挖掘機毫不留情地夷為平地了,本來還有一點點回憶的餘地如今已全被抹去了,我,掩飾不住自己的悲傷,憤怒地甩掉壓了我多年的貝殼(書包),趴在地上一點一點地翻找我童年時留下的印記。
  
那曾經是一個長滿小草廣闊的天然草坪,也就是我童年的遊樂場,那裡每個角落的每一棵草都被我們撫摸過,親吻過……從我開始會走路的那一刻起,一直到我小學畢業,我所有的活動,所有童趣,所有的天真都融入到那些生命力極強的小草里,我努力的回憶著……
  
春天,是小草瘋狂成長地季節,也是我們最開心的季節,還沒來得及等到它們長到完全覆蓋那黃澄澄的泥土,我們就開始了嬉戲,玩耍,那個時候踢球,踢毽子,鬥雞,摔跤,扔沙包,放風箏,跳馬,釣毛毛蟲,還有老鷹捉小雞……

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都很窮,買不起好多東西,所以我們總喜歡成群結隊地跑到富人家的垃圾堆裡搜尋玩物,每天下午一放學,我們幾個夥伴就相擁地衝到那裡,手揣一根金箍棒毫無顧忌那惡臭味滿懷信心地在垃圾堆裡翻天覆地,毫不放過每一個角落,我們會為撿到一張畫片或者一顆彈珠而欣喜若狂,我們會為撿到一支鉛筆或者一個小玩偶而幾天無心思上課,我們會為撿到五毛錢或者壞了的變形金剛,文具盒然後蹦蹦跳跳的抱著它們回家從而忘了書包……甚者,我們會為同時看到的一個小飛機而不顧多年的感情反目成仇大打出手,最後誰打贏了就歸誰,還記得有一次我們最大的收穫就是撿到了一個小皮球,然後我們放棄了一切掃蕩直奔我們的遊樂場,自願組隊,開始了我們的激烈比賽,直到那個皮球踢破的那段時間裡,踢球成了我們玩耍的全部,我們每天一放學就跑到那裡,把書包擺成兩個球門,然後開始比賽,說實話那個時候的我們就已經知道什麼叫團隊精神和自尊心,我們會為對方進球的個數多於我們而悶悶不樂,然後打心底裡暗自發誓我一定要進球,我們也會守門員的失誤而大吼他的無能,我們更會為某些球是否踢進進行激烈的爭議導致散場,所以為了比賽的公平性,我們開始實行了一系列的改革,為了解決實力懸殊問題,我們由以前的自由組合改為了合理分配,首先是保證兩邊隊員人數一致,再就是隊員的實力也盡量平分;為了減少進球的爭議問題,我們由用書包做球門升級為用三根竹竿,左右兩邊各豎一根,頂上再綁一根,以確保進球的界限,從而提高我們的技術;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用在踢球上,我們由以前的敞門改為封閉的,在兩邊門上繫住從家裡偷出來的紗窗,從而避免了某些傢伙蠻勁的無能把球踢得老遠節約了我們撿球的時間;為了提高比賽的激烈性,我們從以前的任意射門中刪除了一腳射門。宣布完畢之後,我們開始了新的比賽,每天都踢到天黑,家長不來喊是不會回家的。

踢毽子,那個時候我們還買不起毽子,只有用塑料袋剪成一片片然後用火把一端黏在一起,然後再套上幾個鐵圈就開始我們的遊戲,那個時候我們玩的有什麼1479 ,過橋,再就是分邊比誰踢的多,還有供兜還兜,其中1479的具體規則就是從一踢到100,誰踢到中途停下的含有1479這幾個數字中的一個就要每個人供一個都,然後接著踢,最讓我氣憤的是他們欺負我技術差而特意踢到8,38,68,88時故意停下,然後讓我給我;那個過橋就是每個人踢一下轉,誰沒踢到誰就供兜,對我有意見的人等到我踢時故意把毽子踢到老遠讓我心有餘而力不足,至於後面兩種我想大家都很明白,我就沒必要解釋了。

鬥雞是最殘忍的遊戲了,我們都懷著一個視死如歸的精神拼到最後,摔跤也是,誰倒下了,就躺著不要動,等待下一局的開始,扔沙包都是我們在媽媽面前說好話讓他們給我們馮的然後我們互相砸直到沙包不見為止,跳馬是一個讓人產生報復心理的遊戲,誰虐待了誰都要補回來的,老鷹捉小雞其實我們男生是很少玩的,因為沒多大激情,可是有些時候為了也讓女生參與我們也將就著……

說到這個放風箏,我不得不引以為豪,那個時候一個風箏要好幾塊啊,對我們來說真是個天文數字,沒有辦法,我們只有仿造風箏的樣子自己做,我們找一塊尼龍紙,三根竹條自己精心的製作,最後做出來的樣子多種多樣,有鳳凰,蜻蜓,蜘蛛……結果照樣飛得很高……

釣毛毛蟲啦,也是最有意思的了,春天是萬物甦醒的季節,我們意外的看到草坪上有好多洞洞,裡面時不時有毛毛蟲爬出來,我們想到了一種玩法就是用一根草伸進洞裡把衝釣出來裝在瓶裡拿回去餵小雞。
  
夏天是最熱的了,不適合運動,但我們並沒有放棄玩的時間,那個時候,在我們那里夏天田地裡吃的了最多了,我們都是趁中午人們睡午覺時我們一起拿著傢伙翻山越嶺去進行大掃蕩然後把收穫的成果統統搬回我們的領土自享自樂,這個成果還真是多種多樣啊,有西瓜,有梨瓜,香瓜,番茄,板栗……吃飽了,就統統跑到草坪旁的池塘洗澡,那個時候游泳是大人最不允許的事情,我們沒有辦法,也只有脫得精光跳下去遊然後上來坐著等身子曬乾再穿上衣服滿足的回家。哦,忘了最搗蛋的就是,我們並不光是為了游泳而游泳,因為那個時候塘里種滿了藕,我們多半時間是在挖藕芽,就是那個白白嫩嫩的特甜。
  
秋天啦,是我們放縱自己的季節,也是我們犯罪的季節,先是在遊樂場翻滾,曬太陽,然後惡劣的就是賭博,那麼小我們就開始學會了跑得快,炸雞,賭注會是畫片,彈珠,還有板栗,橘子……輸光了,吃光了,憤怒了,失去控制了,就拿無辜的小草出氣,其實也不是這樣的,正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松嘛,一把大火燒了個精光,然後站在高堤上見證自己英雄作為,張開雙臂,高吼一聲,然後就听到叫罵聲,我們冷不防一溜煙的都跑掉了……
  
冬天來了,也是我們最期待的,下雪了,我們更加歡喜,穿上厚厚的棉襖,遊樂場上也披上了厚厚的白大衣,我們也毫不顧忌它的感受,走上去就是翻滾,瞎跑,你追我趕,把雪用力捏用力捏,捏得硬硬的,朝對方狠狠砸去,把對方搞憤怒了,他認為自己理虧了,衝過來抱著我一起在地上打滾,直到力氣全失,然後無力的躺著,休息好了爬起來對他說,你給我等著,然後灰不溜秋地跑回家了。
  
我邊爬著,邊找著,遊樂場旁邊的那個竹林還在,只是以前經常爬上去掏鳥窩的大樹早已進入別人的灶台裡化為灰燼了,唯一留下的是那顆橙樹,我最痛苦的記憶,但也是最甜的,還記得那個夏天我偷爬到那棵樹上去摘橙子然後用小刀刻上1到15個數字把它當做桌球在自己家地板上用一根竹棍捅,那一次,我已經爬上去了,就差一個了,突然看見了個馬蜂窩,我心裡緊張啊,一不小心,掉了下來,我那個痛啊,當時差點閉了氣啊,趴在地上傻了眼,一半天不能動彈,最後丟掉所有的橙子,一瘸一拐地走回家,躺在床上,暗自忍受傷痛……
  
我努力的爬,努力的想,記憶斷了,怎麼都想不起來了,只知道還有更精彩的故事,想著頭痛了,起身來找回自己的書包,沿著那條灰塵撲撲的道路走回家了,回到家裡,媽媽問我怎麼一臉的憂鬱樣子,我像個小孩似的,半哭著對媽媽說,媽媽,我小時候常玩的遊樂場怎麼也被剷了啊… …在媽媽面前我永遠是個小孩,媽媽摸著我的頭說,孩子,想辦法留住它吧。
  
不知不覺,列車刷的一下到站了,我的思緒也斷了,從此再也看不見曾經那個綠油油的草坪了。
  
我害怕我的記憶會因為遊樂場的消失而減退甚至蕩然無存,我趕緊跑回寢室,打開電腦,努力地想像,記下了我曾經在遊樂場上天真無暇,活潑燦爛的身影……
  
一個月的時間,抹去了我童年大部分的回憶
  
幸好,有的地方還在,例如那個湖中間的小島,還有那個不知是哪個朝代留下來的石馬,還有那片竹林,還有那棵橙樹,我會把它們連成一線一步一步地找到我童年所有的回憶。
  
發生了的,誰也改變不了,也只有接受了。
  
再見,童年的遊樂場!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爆米花的老人

每個星期四,只要你經過市府東一街職教中心附近便會看到一位坐在小板凳上搖著轉爐式爆鍋爆米花的老人,他看上去約六十來歲,因了長期燒炭爆花的緣故,臉上黑魆魆的,衣服、手上沾滿了炭灰,活脫如白居易筆下“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的賣炭翁。但那白花花的大米花和香噴噴的玉米花仍是吸引了不少路人駐足問詢和購買。

一開始,我是衝著爆米花去的,從家裡稱好兩斤大米,經老人用爆鍋一番加工,一會兒功夫便有兩大塑料袋的大米花帶回家,足夠將我蠢蠢作祟的饞虫餵得直打飽嗝,心滿意足地消磨掉幾個晚上的休閒時光。

漸漸大米花吃多了,我也就不再犯牙癢的毛病,但每到星期四的中午我還是忍不住讓母親預先給我準備好大米,上班時帶到單位,等下午下班後便徑直去東一街爆米花了。清代學者趙翼有一首《爆孛婁詩》:“東入吳門十萬家,家家爆谷卜年華。就鍋排下黃金粟,轉手翻成白玉花。紅粉美人佔喜事,白頭老叟問生涯。曉來妝飾諸兒子,數片梅花插鬢斜。”詩中道出爆米花不僅能卜知吉凶,卜問婚姻大事的風俗,更是將爆米花的過程寫得生動喜人,使得我的“爆花行徑”也有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味,爆花不再只為解饞,卻是為了觀看一粒粒大米如何在老人的手上翻成耀眼香甜的“白玉花” 。

爆米花的爆鍋豎起來就像一個兩頭小,肚子大的黑罐子,頂上是裝糧食的入口,另一頭是裝有帶著壓力表的圓形搖把。你眼看著老人將一陶瓷缸大米從入口處倒進了那個黑洞洞的爆鍋內,每次他都要問:“加不加糖?”即使是面對我這樣的常客,老人仍要按部就班地詢問清楚,得到人們的首肯後,他方從一個小藥瓶裡倒出幾粒糖精添加到爆鍋裡,然後再灑少許麵粉進去防止糊鍋,蓋好入口的蓋子。蓋子上端有一豆大的小孔,老人拿一根鐵棒穿過小孔,轉動鐵棒幾下,將蓋子旋緊,頂蓋便密封好了。將爆鍋橫架在火爐上後,老人開始轉動爆鍋另一頭的圓形搖把,爆鍋便像烤肉串一樣被老人不停地翻轉起來。他一邊搖轉爆鍋,一邊眼睛不時地瞅幾眼搖把上的壓力表,假使爐火不旺了,老人會從腳邊的炭箱裡隨機鏟一小塊炭倒進爐裡。

大約十分鐘左右,當壓力表達到爆米花的數值時,老人便起身站了起來,吆喝著:“開——鍋——啦——”大家頓時明白:馬上要爆花了!於是膽小的躲遠了去,膽大的則聚精會神地看老人用鐵棒將爆鍋從火爐上架下,就勢歪倒在旁邊一個帶有大頭皮囊的長麻袋筒裡,用腳猛力踩住爆鍋的某個部位,聽到“嘭”地一聲巨響,受到內外高壓的爆鍋蓋子被沖開,米花趁勢衝浪而出,人們的心也隨之綻開了花。爆花的一刻,使人們心情的緊張與放鬆在瞬間達到極致,有些人就很享受在這一鬆一弛間釋放的淋漓,在爆響聲中將內中滋味體會盡致。老人將大頭皮囊抖一抖,讓米花落到麻袋筒的尾部,解開尾部束口的綁繩,一股熱氣伴隨著白花花的米花便紛紛落到事先準備好的塑料筐內。這時淨空那句經典禪語便不由自主浮現:“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一天的得失不必太在意,都已轉瞬即逝,下一刻,也許就是“白玉花開”!令人如何不歡喜著去迎接明天?

老人不僅幫人加工,還同時出售現成的玉米花和大米花。將爆好的爆米花一袋袋預先裝好,整齊地碼放在一旁的小推車上,讓口舌生津又著急趕路的人能及時品嚐到美味的爆米花。老人的生意時好時壞,記得上次去時排了近兩個小時的隊,小推車上的米花在我等待的時間裡幾近賣光。因加工的人也多,老人便沒有空檔去爆新的米花來賣了。有一個三四歲的孩子,手裡舉著兩塊錢興沖衝跑來買爆米花,老人說沒有了,小孩子不知是沒聽懂還是不敢相信,仍有些不甘心地捏著錢杵在那,老人看看小推車上還有一小把剩下的大米花便說送給小孩了,懵懂的孩子仍將錢遞了過來,老人很耐心地告訴他不要錢了,不經事的孩子才提著爆米花蹦蹦跳跳跑遠了。一會兒功夫,孩子又來了,手裡仍捏著那兩塊錢,又要來買爆米花,想必是剛才不多的爆米花沒能治住孩子的饞嘴,引得大夥都笑了。老人又是一番解釋,並讓孩子看看空空的車上,告訴孩子下次趕早,這次都賣完了。又一次來到這裡時,天色有些陰沉,只我一人,老人的生意稍顯冷寂,幫我爆完後,老人便又開始忙活著包裝現成的爆米花。

老人每週只來一次,來了便是不住地忙活一整天,直到晚上八九點鐘才結束,常常顧不上吃飯消防工程

在以後的一個星期裡常常會惦記起這位老人,想起他不停搖動爆鍋的身影。每個人所從事的職業不同,每個人的工作狀態不一,但人們在工作中散發出來的熱情、認真、執著和細緻深深打動著我,我喜歡看工作中的人,為他人任勞任怨地服務著,給他人生活帶來無限溫馨的勞動者,令人不由得生出一份敬意專業搬屋

Profile

amy

Author:amy
Welcome to FC2

Latest journals
Latest comments
Latest trackbacks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form
Display RSS link.
Link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